Jaffe的分享空間 Rotating Header Image

March, 2007:

「橫簫直笛」

突然在半夜醒來, 感覺很奇怪~ 很久沒有試過失眠; 今天也忙了一整天, 臨睡前感覺筋疲力盡… 還以為可以一覺睡到天光, 甚料睡了還不到一小時, 便在凌晨兩時半起了床, 再也睡不了…

上網消磨一下, 看到一些網頁閒談說到「橫簫直笛」這個問題… 大家各有不同意見, 好像爭論了很久也沒有結論~

在之前, 無聊的時候也有探討過這問題… 從小到大就是聽人說「橫簫直笛, 看見人打橫吹的, 便叫簫, 打直吹的, 就是笛… 後來爭拗多了, 便去找找問題的答案… 竟然是…

「橫簫直笛」, 跟「橫笛直簫」根本也沒兩樣… 只是一個形容詞跟一個名詞的結合吧!

簫有橫直, 笛也有橫直… 打直來吹的簫, 便叫直簫… 很簡單直接了吧? 何苦為小小事來煩惱呢? 反正是簫是笛對你也沒太大的關係… 給你糾正了又如何? 變了偉人嗎?

至於簫跟笛的關係~ 我就一直沒有去研究, 反正今晚睡不著, 正是一個好時機來查一查這個有趣的題目… 找了數十個有關簫笛的網頁, 得到了小小結論…

就是, 笛子在吹奏時必須在吹孔旁貼上笛膜, 否則不能發聲, 而簫則不用貼上任何東西, 也可發聲… 原來這麼簡單來區分, 當然… 可能箇中理論還多的是, 不過既然只是打發失眠的時間, 大概一小時的資料搜集也算沒白費吧~

另外, 也找到了一個解釋「橫簫直笛」來源的文章… 說「橫簫直笛」的概念,只是廣東一帶地區的傳統稱呼,傳統的廣東人,以及現今部份的粵劇工作者,都稱呼橫吹的為「橫簫」,而直吹的則稱為洞簫,而他們所說的笛,其實是指嗩吶,即我們俗稱的「D打」。現在一般的民族器樂的稱呼中,都採用「橫笛直簫」的概念為準。

後話: 到現時為止… 我還是覺得吹橫笛最有型有格~ 很世外高人的感覺… 可惜, 至今還未有機會學習一下…

我的新歡.Dopod P800w

在06年年底, 剛跟舊愛Dopod 818Pro戀愛了一整年, 還口口聲聲在朋友間說會繼續與她保持良好關係; 因市面上的同類機款來來去去的功能及樣貌相約, 沒太令我產生換機的興趣…

但剛好在07年頭, 發現台灣己推出了新款的P800w型號, 硬件方面跟舊版的818Pro差不多, 但多了我夢寐以求的內置GPS及收音機功能~ 十字鍵換了名叫「軌跡球滑鼠」與「360度滾輪」的輸入設備… 機身設計也比舊款來得有型有格, 感覺薄了很多(其實不是很多, 只是視覺及手感改良了! ^^)

乾等了兩個多月, 一直未有這型號在港推出行貨的消息! 終於在一次偶然的機會, 得知原來舊機換購可減$2000, 即等如用$4680(水貨價)-$2000=$2680便可以擁有這部令自己感覺興奮的新伴侶, 在大概不到五分鐘的思考, 已經將舊愛雙手奉上, 頭也不回就將新竉帶了回家!

使用了剛好一星期, 很滿意!

雖然有一些以前的小功能沒有了, 但多了幾項大改進, 總結對P800w是正面的評價, 希望一年/兩年內也不需要換啦…

與以前的818Pro比較:

優點:

- 內置的GPS, 駕駛迷路的時候, 確是很有幫助
- 內置收音機, 雖乘地鐵也要用回網絡收音機, 平常始終多了個選擇
- 輕、薄金屬感的機身, 拿上手的確比以前一塊『黑膠肥皂』好得多
- 軌跡球及滾輪, 在網頁及功能操作時的確方便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很多…
- Speaker的位置由機背搬到機頂, 平放在桌面再也不會聽不到電話響了!

缺點:

- CPU沒大改善, 用MapKing有點遲緩
- 甚麼還是128M+64M的記憶容量?! 要時時刻刻省著空間!
- 實際儲存空間只得37.36Mb! 是誰偷了我的Memory!!!?
- 有線免提變了USB插頭, 不便配其他牌子的免提(以前用慣了Sony P900的免提, 現在要說再見了!)
- 沒有了十字鍵! (動作遊戲Bye Bye! 不能玩了!)
- 外置記憶咭竟沒有了Hot-plug!!! 隱居到Sim Card之下…
- 相機仍然沒有補光燈, 現在連微距也沒有了 (WTF?!) 幸好我甚少使用內置相機…
- 水貨版沒有了倉頡輸入法, 寫中文時唯有用手寫! (輸入SMS慢了很多呢!)

相關網頁:
http://www.dopodasia.com/Dopod/Taiwan/Products/PDAPhone/P800W

是好是壞?

每一件事, 所看的角度不同, 心情也不一樣…

從悲觀的角度來看, 生命是黑暗的, 每一件事也不愉快, 上天彷佛要不斷地作弄折磨, 直至當事人死去活來…

受了挫折, 樂觀的, 很容易找到千個理由來為事件裝飾, 相信明天會更好; 悲觀的, 會把以往業績加以合成, 譜出一個可歌可泣的悲痛人生…

大大小小挫折其實每天也發生, 怎樣去面對成為生活一件常事;

大家說好事多磨; 事實上, 我並唔相信多災多難後的否極泰來… 但相信我們給命運主宰著, 每樣事件, 是好是壞, 也是上天給你的一個遊戲; 做對未必會令你一世無憂, 做錯也未必會令你一生坎坷。反正自己想怎樣去處理事件便怎樣去做, 沒有絕對的錯對方法。

『想做就去做』 – 不知為什麼在廿多年前變成禁句, 說是不應該教壞人… 最終變成了『應做就去做』, 什麼叫應? 什麼叫不應? 應與不應, 只是別人加在你身上的包袱吧? 近年不知為何, 『想做就去做』漸成了自己的引路燈…

說了這麼多, 其實只是忽發謬論; 近來遇上不少事件, 對於所謂壞事, 身邊人也有不少意見或輿論, 自己反而沒太多感受… 是我能接受的事, 你還來婉惜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