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ffe的分享空間 Rotating Header Image

小麥草的祝福

自燒賣從診所回家後… 每朝早我都提早半小時起床… 要預備燒賣朝早的藥份, 每次餵食都要花上半小時… 公司又不能遲到, 唯有早點起床完成…
 
除了餵藥, 還要打理一下小麥草… 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 小麥草在一晚間, 長大了很多… 高得有點驚人… 小小的膠盆內長滿了茂盛的小麥草…
 
眼看面前一片綠油油的小麥草, 內心不禁喜悅… 同時感覺到充滿希望, 充滿生機…
 
縱使小麥草長得多茂盛, 其實還未知道燒賣愛不愛吃…
 
剪了小部份的小麥草, 嘗試給燒賣吃… 起初燒賣對小麥草帶點懷疑, 小心翼翼地聞了幾下… 終於, 燒賣張開口, 將小麥草吃下了…
 
再試將一小撮的小麥草同時餵給燒賣, 怎料燒賣竟大口大口地把小麥草都吃下… 就像山羊津津有味地吃野草一樣…
 
蝦餃在一旁也非常好奇, 也嘗試給蝦餃一口… 蝦餃聞了很久… 最後決定把小麥草吃下… 可是… 不到半秒時間, 便把草吐出, 似乎不太喜愛小麥草的味道…
 
算了, 反正需要進補的是燒賣, 蝦餃不吃也沒大問題…
 
 
工作時間接到了診所的來電… 是Dr Liza的助手… 說驗肝報告已收到, 電話中跟我報告一下…
 
開始第一句說話, 是跟我說"這是好消息"…
 
本人對"好消息"這三個字常持保留態度… 因為苦藥通常都被糖衣包著, 所以還是聽完整個報告才自問心情…
 
報告大約是說, 化驗結果得出燒賣的肝並沒有患cancer… "沒cancer… 那等如沒有患肝硬化麼?" 我急忙的問Dr Liza的助手…
 
她說: "是的, 並不是肝硬化… 燒賣肝臟的傷害, 大概是中毒形成的… 可能是舔到了一些毒, 破壞了肝的功能, 令肝臟長出了些粒粒…"
 
"概然不是肝硬化… 那燒賣的肝會惡化下去嗎?" 我繼續問…
 
助手說應該不會…  燒賣須要保持吃藥來護肝… 修復肝的功能… 或許在未來的日子, 會有好轉…
 
而腹水問題暫時會繼續存在, 當腹水滿至一定程度… 會頂著燒賣的呼吸管道… 會作嘔…
 
不過, 如果腹水情況持續… 也可到診所抽腹水, 不用開刀… 醫生會用喉管將腹水抽出…
 
當然, 如果燒賣的肝復原, 腹水便不會再積聚…
 
聽到這裡, 不禁舒了一口氣… 至少, 燒賣並沒有患上絕症… 是時間問題, 燒賣是有機會慢慢復原的…
 
 
現在開始… 要多注意家居清潔了, 我也不知燒賣從那裡把毒吃下肚… 燒賣從沒出過家門, 可能燒賣吃到的毒是我們從街上沾回來的… 也估不到弄得這麼嚴重! 以後真的要謹慎一點… 地板也要勤加清潔…
 
心頭大石終於放下了…
 
由醫生發現燒賣患病至今雖只有十數天… 但事情好像過了數個世紀一樣長… 期間的精神心血透支, 亦始料不及…
 
 
事情到此, 要多謝各位朋友一直以來對燒賣的關心… 你們的慰問的確為我這個貓爸分擔了很多痛苦時刻… 不少教徒朋友更日夜幫燒賣祈禱… 多謝你們, 是神保祐了燒賣的小生命…
 
最後, 要特別多謝Mon, Ann及Dr Yu的幫助… 沒有你們… 燒賣爸爸已經放棄了給燒賣開刀… 寧願讓他安安樂樂地活他餘下的日子…
 
是Dr Yu的專業判斷… 考慮到燒賣的年紀及各項化驗指數, 認為燒賣患肝硬化的機會很少… 建議燒賣進行開刀手術, 找出肝病原因… 而正好跟Dr Yu的判斷相同, 報告說燒賣的確並沒有患上肝硬化… 再次衷心感謝Dr Yu, 連日來並沒有收取分文… 給了燒賣爸爸提供很多寶貴的意見…
 
 
是時候跟蝦餃燒賣親子活動了…  讓他們走動一下, 運動給小生命得到健康…
 
祝大家也要身體健健康康啊…
 
(不經覺, 小麥草已經長得很高, 充滿生機)
 
(燒賣早晚的藥份)
 
(燒賣愛吃小麥草, 謝天謝地!)
 
(燒賣仍愛抓著爸爸肚腩睡覺)
 

One Comment

  1. Macy says:

    太好l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